Sunday, 27 August 2017

Reopened

This blog is gonna be reopened after 3 years..or even 4/5 ?
It still feels like only yesterday ..and also a thousand years ago.

Life is so dark and full of shit.
So many things want to tell, 
So many things want to speak,
Writing would be an ideal way to express my overwhelming thought.

Here.
A place to say,
A place to write.


3年?それとも4,5年前?
久しぶりにこのブログを再開します。
まるで昨日のことのようだ。

人生は苦しくて辛いです。
言いたいことがたくさんあり、
伝えたいことがたくさんある。
日記を書くことで自分の気持ちを整理するのは理想的な方法だ。

ここで
言う場所、
書く場所。

Sunday, 8 March 2015

Tuesday, 12 August 2014

Summer's Here

不用管別人投甚麼眼光/ 隨你帶著我四處去遊蕩

好想就這樣/ 有你在身旁/ 一直到天長




Monday, 14 July 2014

也許這就是幸福

現在的狀態很滿足,

不覺得自己比人差,亦無爬人頭之意。

不卑不亢的心境真難得。


Monday, 2 June 2014

旅遊有感

每次出國,都會感嘆一句:

世界這麼大,要找到一個真正喜歡而又可以落腳的地方,很難。


Friday, 6 December 2013

青春的詩 -- 那些吃苦也像享樂的日子


我也不是大無畏;我也不是不怕死。

在我的花樣年華、在一無所有的年紀、在自己最美好的時光,


我想用力塗上最繽紛鮮豔、七彩奪目的顏色,

以不至於虛度一生中最珍貴的青年時代。

我相信,但凡堅持的人,都會令人刮目相看。

那些吃苦也像享樂的日子,就是青春。

而青春這回事,若然命運替我開首,過程便由我來寫,只能是我親筆寫。

Thursday, 14 November 2013

小王子的玫瑰花

花先生:

哥,你好喔!
 

自從寄出上一封信,已經快一個月。花先生大概在想我這個死小孩到底在哪裡做什麼忙什麼吧?雖然不想 [故弄玄虛] ,但身邊的一切都發生得太快太突然,使故事變得好複雜,難以順序地一一向你解釋,真的好抱歉。事實上,我也幾乎沒向別的人提過。
 

花先生知道甚麼是 [心事] 嗎?
 

真正的 [秘密] 、真正的 [心事] 其實全都是不可告人的,是身邊最親密的人都不能知道的事。能說出口能寫出來的,都已經不算是一件 [心事]。雖然這樣說很不可思議,但我是怕到一個地步。別說說出口,就連寫在私密日記簿上也覺得刺眼無比。光是想一想,都讓人難過。有時候半夜醒來,看到牆上有張鬼臉也正在看我。想轉身躲開躲不掉,她還愈靠愈近,直往我臉上貼過來;想要裝作看不見,使勁合眼,一遍兩遍三遍用力閉上眼睛,到頭來才赫然發現我根本從沒張開過眼。
 

日子難過天天過。一個人有義務讓自己快樂。
 

為了改變,朋友們的聚會,一律都應約。但跟大家出去玩之後,不知怎的,反倒覺得一個人留在家裡看看書聽聽音樂來得更輕鬆。不僅如此,為了 [試試看] ,我還開始跟很好的男孩子約會。有時候我想,也許,也許平凡如我亦不是那麼 [一無所有]。也許,我還是有一點點 [] 、有一點點 [可取] ,不然怎麼會有人喜歡我? 難得有人待我這麼好,應該要高興的卻總感到受之有愧。一個人若果失去快樂,同時也失去使人快樂的能力。這應該怎樣說才好呢?有時候,明明笑笑地談著話,精神都不能集中,腦子常常像斷線的風箏般愈飄愈遠,一件接一件去想沒關系的小事。於是,我突然又想一個人獨處,想要漫無目的地想一想事情。
 

若果貧窮和咳嗽是世界上最難掩飾的事,不快樂似乎也應晉三甲。
 

不快樂的人,通通都有跡可循。
 

有時候,我真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對身邊的人而言,這裡是一個 [中途站] ,而他們的身份是時機到了,早晚都要離開的 [過客]。大家都有自己的 [目的地] ,儘管是自以為有 [目的地]。看看自己,我不但沒有地圖,就連指南針也沒有。周遭一切都變得虛無、不真實,和我之間像隔了很多層紗幕似的。我已經忘了上一次大笑是甚麼時候。
 

[對你豢養過的東西,你永遠負有責任。你必須對你的玫瑰花負責…] -- 小王子
 

至於這裡,每每想起都讓我有種 [輕微發燒] 的感覺。污點,想要抖落卻又不是那麼容易抖落;想要棄掉,卻又不是那麼容易捨棄。它對我而言,就像小王子的玫瑰花一樣那麼重要。是我為我的玫瑰所付出的時光,使我的玫瑰變得如此重要。一切一切旅途中值得記錄的事情,儘管怕寫得不好落得俗套,我亦想用文字把記憶留住。可是我現在使自己的玫瑰凋零了,連帶我也跟著枯萎似的。
 

看來我不得不去尋找新的種子。
 

以後的事,別說一年,就算是一個月後的,我也不確定。只願下次再跟花先生通信的時候,我是快樂又有朝氣的。
 

P.S. 今天是姐姐的畢業禮,她終於要把男朋友介紹給媽媽認識了。我看他們將來是要結婚似的。
 

P.S. 巴拉說過兩天要來香港找我玩,希望我能快樂一點。
 

Yumi 

23:00 14November 2013